有态度才有意义

近来,崔永元直刚最高法可谓新年大戏。期末了,忙里偷闲我也大概了解了一点。而崔永元又引发了我对柴静的了解。

《穹顶之下》当年在初中的地理课上我是看过的。那时我还比较naive,看这部片子的时候它已经被封了,然而并未太过在意,只记得从片子里大致了解了冬天习以为常的雾霾的各个方面;也隐约记得一些道听途说的流言蜚语(那时我并不经常上社交媒体),大抵是柴静抽烟、国籍是美国之类。片子具体的内容大概都忘了,但是至少让幼稚的我了解到雾霾不仅仅是环保问题,更是社会问题,政治问题。

这两天在b站上看了一些有关柴静的视频,弹幕与评论区都是两极分化。赞美的主要以其新闻报道的深度、勇气与力量为主,这点从当年央视的《看见》节目能有所体现。而诋毁的无非是以她与丁院士的对话中似乎忽视国家利益、带有感情色彩的采访风格与内容为主。而这其中便包含着一个问题:记者的采访报道应不应该带有个人感情色彩?

思来想去,我认为可以有,而且有时有感情其实更应被钦佩。我们当然可以看到媒体的偏向对民众的误导,以特朗普竞选为例,各大媒体站在社会中层以至上层的位置,为他们所在的阶层发声,让所谓的“精英”们忽视了底层沉默的众多民众,以至特朗普的当选是个“意外”。大多数民众没有亲自探求真相的能力,更因为惰性,只是从媒体中建立对事件的认知。因此我们强调报道要客观、冷静、理性。但是客观其实强调全面性,并不代表着毫无感情,尤其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唯有观点与态度才能引发思考,推动社会的转变。

若不是《光明日报》刊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点,而只是中立地呈现现实,哪会有对真理标准展开的激烈讨论,从而推动历史的进程? “有态度”本身不应被质疑,意思就是你可以反对观点,但不要指责别人说话,更不应因为对方的观点(在你看来)错误就展开不堪入目的人身攻击,进行自损风度的谩骂。尤其是在许多人畏缩不言的时代,在崔永元自嘲“我都放弃了……现在做上娱乐节目了”的时代,观点与态度更应被鼓励。我们不仅要看到一个真相,更想看到一个新闻人,对于事件本身的独立思考与深度解读,从而引燃我们自己思维的导火索;更期待在更多不同的观点中进行比对与思考,形成自己的理解。

有态度才有意义。毫无感情地呈现现实,真正的“毫无”恐怕只有监控摄像头才能做到。选材、拍摄角度本身也隐含了摄影者自身的态度。而不止步于此,进一步把观点表达出来,呐喊出来的人,有什么理由不值得钦佩呢?人不是摄像机,人是与社会相关联的,是有感情的。展现事实的同时表达观点,是人能与机器最大的区别。思考是一个生命对于自身的意义,而表达是一个生命对其他生命的意义。所谓的沉默、“中立”、“客观”……不应成为逃避主义与犬儒主义的遮羞布。有观点有态度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担当。

此外,人无完人。评价一个人,应该是全面客观的。由此,我虽然不赞同崔永元对转基因的反对,亦不赞同柴静不知是否真实持有的认为环保责任高于国家发展利益的倾向(这可能是键盘侠强加的,我没有完全分清楚),但我敬佩这种敢于表达的人,钦佩敢于当着所有人呈现事实与观点的风骨。如今,他们那一拨人许多都已不再在媒体工作,央视也不再拥有那样有深度的节目。有人以“箴言不朽,记录百姓”哀悼陈虻的离去,这一“不朽”背后是敬佩,是希望其能不朽,但又何尝不是惋惜、伤感与哀叹。怀有《新闻编辑室》中那样的新闻理想,那种理想主义的人,看着如今媒体似乎在离人文理想渐行渐远,怎能不有所伤感。

新时代,传统媒体大多只能写写一般的时评。而权健之事却依靠丁香医生揭发并成功引起国家重视,“最高法丢失案卷”之事只能靠崔永元用微博来不断爆料从而使最高法被迫直面,自媒体反而能够揭露黑暗,寻求正义,影响社会,舆论监督主体这样的转移不知令人是喜是忧。不过,表达终究是人的天性。未来如何,且让我们共同见证。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mrgreen:😆💡😀👿😥😎😕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